• 改革開放40年丨電力改革:從"計劃"到"市場"

    2018-12-18 16:11:23      點擊:

     

      時間如白駒過隙。斗轉星移,中國改革開放已經走過四十載。四十年眾志成城,四十年櫛風沐雨,四十年砥礪奮進。四十年來,我們黨團結帶領全國各族人民不懈奮斗,國民經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歷史性成就。

      改革開放四十年,我國始終堅持市場化改革方向,把市場作為資源配置的主導,給各行各業的發展帶來生機與活力。在這個過程中,電力行業始終走在中國改革發展的前列,實現了由小到大、由弱到強的發展,走出了一條波瀾壯闊的變革之路,為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不斷注入新活力。

      集資辦電

      改革開放后,隨著經濟的發展,用電需求猛增,電源不足的矛盾越發突出。1978年底,我國發電裝機容量為5712萬千瓦,發電量為2565.5億千瓦時,僅相當于現在一個省的規模水平。當時,除京津唐電力供應稍好外,東北、華中、華東、華南等地工業企業頻繁停產,大量工業設備因電力不足而閑置或限制開啟。此外,電網結構薄弱,線路和設備始終處于超負荷運行,嚴重影響和制約了國民經濟的發展。

      改革開放初期,電力行業一直實行集中統一的計劃管理體制,由電力部(水電部)一家獨辦,資金來源單一,主要靠國家基建計劃撥款。另外,當時電力生產經營利稅全部上繳財政,電力財務實行統收統支,電力建設資金嚴重不足。為了解決電力供應嚴重短缺和電力建設資金不足的問題,20世紀80年代初期,國家開始對電力投資體制進行改革。

      1981年,總投資2.05億元的山東龍口電廠正式開工建設。按照計劃,原水電部出資0.6億元,地方出資1.45億元,改變以往政府投資的模式,由此拉開了電力投資體制改革的序幕。此輪電力投資體制改革通過集資辦電、利用外資辦電、征收每千瓦時2分錢電力建設資金交由地方政府辦電等措施,吸引了大量非中央政府投資主體進行電力投資,打破了政府獨家投資辦電的格局,促進了電力投資主體多元化。隨后,江蘇諫壁電廠、上海閔行電廠、河北邯鄲電廠、清江隔河巖水電站等,均采取中央與地方合資方式集資辦電。1985年,《關于鼓勵集資辦電和實行多種電價的暫行規定》發布,集資辦電開始在全國蓬勃展開并帶動了電源發展。到了2000年新世紀之交,全國各類電力裝機已經超過3億千瓦。

      政企分開

      1992年,鄧小平發表“南方談話”為計劃與市場關系的爭論畫上了句號。當年召開的黨的十四大作出關于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的目標是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決定,揭開了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建設的新篇章。為了更好地提高電力行業效率,競爭性電力市場在全國開始試點建設。

      20世紀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電力行業提出“政企分開,省為實體,聯合電網,統一調度,集資辦電”的“二十字方針”和“因地因網制宜”的電力改革與發展方針。電力聯合公司改組為電力集團公司,組建華北、東北、華東、華中、西北五大電力集團。1997年1月16日,國家電力公司成立,標志著我國電力工業管理體制由計劃經濟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歷史性轉折。1998年,原電力工業部撤銷,其行政管理和行業管理職能分別被移交至國家經貿委和地方政府。2000年年底,全國大多數省市電力企業完成政企分開改革。

      2002年12月,國務院下發了《電力體制改革方案》(即電改“5號文”),原國家電力公司拆分,成立兩大電網公司、五大發電集團和四大輔業集團,同時提出“廠網分開、主輔分離、輸配分開、競價上網”的16字方針并規劃了改革路徑?傮w目標是:打破壟斷,引入競爭,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健全電價機制,優化資源配置,促進電力發展,推進全國聯網,構建政府監督下的政企分開、公平競爭、開放有序、健康發展的電力市場體系。根據該方案,電力管理體制、廠網分開、電價機制等一系列改革開始推進。同時,國家出臺了電價改革方案,改進電力項目投資審批制度。

      此輪電改之后,電力行業破除傳統的體制機制束縛,從根本上改變了指令性計劃體制和政企不分、廠網不分等問題,初步形成了電力市場主體多元化競爭格局。電力供應能力大幅提高,電力普遍服務水平提升,電價形成機制逐步完善。在這個時期,無論是電源建設規模,還是電網建設規模,均達到了過去幾十年的頂峰。

      市場交易

      由于電力體制改革仍然面臨諸多矛盾和挑戰,如市場定價尚未有效形成、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難以發揮等,對進一步深化電力體制改革提出新的要求。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國有資本繼續控股經營的壟斷行業,實行以政企分開、政資分開、特許經營、政府監管為主要內容的改革。2015年3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進一步深化電力體制改革的若干意見》(即電改“9號文”)印發,開啟了新一輪電力體制改革。此輪改革的重點和路徑是,在進一步完善政企分開、廠網分開、主輔分開的基礎上,按照“管住中間、放開兩頭”的體制架構,有序放開輸配以外的競爭性環節電價,有序向社會資本開放配售電業務。當年,電力改革的六個配套文件也相繼出臺,隨后各項改革試點工作迅速推進。

      截至2017年底,電力體制改革綜合試點擴至22家;輸配電價改革試點已覆蓋全部省級電網;售電側市場競爭機制初步建立,售電側改革試點在全國達到10個,增量配電業務試點達到195個,注冊登記的售電公司超過1萬家。此外,交易中心組建工作基本完成,組建北京、廣州兩個區域性電力交易中心和32個省級電力交易中心。電力現貨市場建設試點啟程,八個地區被選為第一批電力現貨市場建設試點。

      自2015年新一輪電力體制改革啟動以來,大用戶直購電、跨省跨區競價交易、售電側零售等具有市場化特質的電量交易已初具規模,市場化交易電量占比日益提高,降低了企業用電成本。數據顯示,去年各地簽訂直接交易年度、月度合同以及平臺集中交易合同電量,加上跨省區市場化交易、發電權交易等其他交易品種,累計完成市場化交易電量1.63萬億千瓦時,同比增長45%,市場化交易電量達到全社會用電量的26%,度電平均降價約5分。在增量配電網領域,積極引入社會化資本投資,最終形成了“管住中間、放開兩頭”的體制架構,促進了電力發、輸、配、用各環節效率提升。

      縱觀改革開放以來電力行業發展變遷,電力體制改革為國民經濟社會發展及電力行業自身發展注入活力。當前,隨著國資國企改革不斷深入,特別是我國社會主要矛盾轉變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發展之間的矛盾,愈發需要繼續深化電力體制改革,著力構建現代化能源體系,建設世界一流企業,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把改革開放不斷推向深入。

     文/《國家電網雜志》記者  王為民